首页 > 小说阅读 > 先婚后爱季总约吗都市虐恋小说
先婚后爱季总约吗都市虐恋小说

先婚后爱季总约吗都市虐恋小说

大小:5.2MB

0 人下载

立即下载

导读 久友下载站小编为您精心准备了先婚后爱季总约吗在线阅读app,提供先婚后爱季总约吗全本资源。

先婚后爱季总约吗是一本情节流畅的网络虐恋小说。主角顾晚季凉川是什么小说?顾晚季凉川之间发生了什么缠绵悱恻爱恨纠缠的故事?顾晚季凉川能不能得到幸福美满的结局? 想要知道就话就快来久友下载站下载 先婚后爱季总约吗 进行阅读吧~久友下载站小编为您精心准备了先婚后爱季总约吗在线阅读app,提供先婚后爱季总约吗全本资源。

小说简介:

先婚后爱季总约吗是西语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江明渊,我已经调查出真相了,做这些事情的人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手机那边传来一声巨大的响声,像是撞击声,又像是爆炸声,还夹杂着玻璃碎掉的声音,各种各样的杂音,层出不穷,断断续续的,好一会儿都没结束。“喂!江明渊!江明渊!你还在吗?!你出了什么事情?你还听得到我说话吗?江明渊!”季凉川用力的吼着江明渊的名字,通过电磁波传到了另外一边,然而……一只被殷红血液浸染的手掌,紧紧地抓着手机。就算身体的主人已经失去了意识,抓握的手指还是没松开过。。。。。

章节欣赏:

不要!
在那一瞬间里,闪过我脑海的只有两个字,孩子。
我曾经动过流产的念头,想要扼杀在肚子里的孩子,但是现在我后悔了,我要留住他,不能让他就这样死在这里!
这样的想法刺激了我求生的本能,在身体悬空的时候,我的手不停地挥舞、乱抓,还真被我抓住了什么东西。
是顾柔的手臂。
我大部分的身体都已经摔了出去,就剩下脚尖那么一点点还沾着地,自然把她的手臂当做救命稻草,卯足了劲,抓的又紧又狠,连手指甲都掐进了她的皮肉里。
“啊——”顾柔尖叫了起来,五官痛苦的扭曲着,“顾晚,你这个疯婆子,快点放手,放手!”
她跟发疯一样开始用力挣扎,还用另一只手在我手背上不停的抓,指甲锋利,很快就抓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我既紧张,又疼痛难忍,就算这样,还是憋着一口气,死活都不松手。
“顾柔……小柔……你这么做,是犯罪,你是知道吗?你把我拉回去,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我跟你保证,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这件事。我们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我试图跟顾柔做最后的谈判。
但是顾柔早就失去了理智,根本听不进去我说的话。
她抓狂的嘶吼着,“你必须死!你肚子里的孩子也必须死!他一定不是季凉川的孩子,是你跟那个野男人的**对不对!顾晚,我不会让你得偿所愿的,我得不到的东西,我也不会让你得到,我要毁掉,全部都要毁掉。你的家,是我的。你的爸爸,是我的。我才是顾家大小姐,季凉川也会是我的!你就和你肚子里的**一起下地狱吧!”
在顾柔用力的挣扎之下,还有长久对峙的体力流失,我的手指渐渐地没了力气。
顾柔还在这个时候,用她的高跟鞋在我的小腿中重重的踢了一脚,我脚底一滑,彻底的摔了出去,沿着楼梯一阶一阶的往下滚。
我没有用手护住我的头,而是紧紧地抱着肚子。
手臂,后背,肩膀,后脑……全身的每一个部位,都磕在台阶的凸起上。
一阵天旋地转,我的身体撞到了墙壁又弹了回来,这才停了下来。
我眯着眼,目光模糊的往上看,只见顾柔转身离开的背影。
好痛……好痛……
全身上下都是揪心的疼痛,分不清是肚子上的还是身体上的。
救命……救救我……求求谁来救救我……
我佝偻着身体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还好手机没摔坏。
粘稠的液体从额头往下滑,流进眼睛里,视网膜上一阵腥红。
我看不清,只能凭着手指的记忆,按了几个数字出去。
“救我……救命……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孩子……”
我喃喃着,随着血液的越流越多,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
痛,好痛。
我不过是想侧个身,身体就跟被卡车压过了一样,每一根骨头都是断裂的。
额头上沁着冷汗,我在剧烈的疼痛中醒了过来。
房间里亮着灯,周围一片全白,窗户外是暗沉沉的黑夜。
我在医院里,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正斜着脑袋打瞌睡。
“江助理。”我困难的开口,喉咙发紧,声音特别的嘶哑。
江明渊一震,快速的睁开眼,“顾小姐,你醒了,真的是太好了,我这就去叫医生。”
江明渊走的太快,我都来不及叫住他。
没过一会儿,三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医生就走了进来,对着我的身体和旁边的仪器一通检查,又问了我一些简单的问题,确认我意识的清醒程度。
他们所有的检查中,没有提到——我的孩子。
“医生。”我嘶哑的开口。
离我最近的医生停下了动作,“顾小姐还有什么身体上的不适吗?”
“医生,我的肚子……我肚子里的孩子,还好吗?”简单的一个问题,我却咬着唇,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将它完整的说完。
整颗心都悬在嗓子眼里,紧张的等着医生的回答。
“顾小姐,你是一个伟大的母亲,虽然你全身上下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撞击,但是你将你的孩子保护的很好,他还是健康的在你的肚子里。”说话时,四十多岁的男医生流露着慈父般的笑容。
“真……真的吗……”明明是听到了肯定的答案,我还是颤抖着,有些不可置信。
“在顾小姐昏迷的时候,我们安排了一次b超,孩子各项生命特征都很稳定,请你放心。”
这就好……这就好……
眼角一阵酸热,眼眶里泛起了水汽。
我鼻头发酸的跟医生说了一句谢谢,医生又提醒我,这样的好运有一次已经是奇迹,让我保持平和的心态,好好配合治疗,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孩子。
等医生走后,我双手搭在腹部上,好不容易才平复了心情。
“江助理,谢谢你,是你送我来医院的吧?”因为一醒来只看到江明渊在病房里,我已经在潜意识里认定了是他可能回了公司,发现了我,才救了我一命。
江明渊却说,虽然送我来医院的人是他,但是救了我的人却不是他。
“那是谁?”我问着,语气有些急,因为实在记不清,我最后的那个求救的电话,是打给了谁。
江明渊若有所思的看着我,良久,才开口道,“是季总。”
季凉川?!
对于这个回答,我既震惊又恐慌,“怎么可能是他。”
江明渊说,他跟朋友聚会结束后,就想着回公司看看,帮我一起加班,但是才到公司

天色深浓,我让江明渊先回去休息,自己却看着天花板久久无法回神。
昏迷了一天一夜,我了无睡意。
手机被我紧紧地抓在手里,我已经看了无数字,通话记录上的最后一通,真的就是季凉川。
在我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我没打电话给任何人,甚至不是跟我关系最好的林珊珊,而是选择了季凉川。
通话时间,晚上十点三十六分,通话时长,二十三分钟五十七秒。
也就是说,季凉川不仅接通了我的电话,而且在他一路赶来的路上,一直都没有掐断。
为什么……为什么……
我的脑海里充满了各种的疑问,以季凉川一向对我冷嘲热讽,有时候恨不得置我于死地的态度,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救我,为什么知道我在公司,而且区区二十分钟就到了。
如果他意外得知了我怀孕的事情,季凉川会是什么反应,是会留下这个孩子,还是会……
另一种可能,我根本无法想象,只能用力的将季凉川的身影从我的脑海里撇除。
而随之,我又思忖起了另一件事情。
江明渊最后问我,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为什么会伤的这么重?
我没有直接说出顾柔的名字,而是反问江明渊,他是否有去调查。
江明渊说他去调查了公司的监控录像,在我事发前后两个小时的都看了一遍。
他从监控录像里只看到我离开办公室,然后突然走进了安全楼梯,再也没出来,从仅有的视频资料来说,我看起来是意外失足摔下楼梯才受伤的。
“安全楼梯里没有装监控摄像头吗?”我问江明渊。
“装是装了,不过最近公司消防升级,安全楼梯里同时要安装烟雾报警器,就影响了监控摄像头的正常运行。”
也就是说,什么都没拍到。
“那声音呢?无论是安全楼梯里面,还是公司走廊里的?”我跟顾柔进行激烈的撕扯,声音肯定会传出去的。
“没有。”江明渊还是摇头,“事发地点附近的,我都听了,没有任何声响。”
“没有?”我蹙了蹙眉,“不可能,任何人摔下去,多少还是会喊一声的。”
江明渊继续摇着头,“真的一点声响也没有。”
我和他互换了一个眼神,两人心知肚明,监控录像肯定是被人编辑过了。
“你说你看了前后两个小时内的,有没有看到可疑的人进出公司?”
“进出公司的一共有六个人,但是都是公司员工,而且是不同楼层的同事。”
也就是说,这些人里面没有顾柔。
换一总说法,也可以说是监控录像没有拍到顾柔。
她没有留下任何的证据,可以让我指认凶手。
太奇怪了……这一切太奇怪了。
我心里毛毛的,不禁多了一丝戒心,就算江明渊是爷爷安排给我的人,我也没告诉他推我下楼的人是顾柔。
会把事情处理的如此缜密、又滴水不漏,这一切太不像顾柔的作风了。
我和顾柔的矛盾,还要从十八年前苏艳雪的流产事件说起。
当时她们母女入门两个月,苏艳雪的肚子也从四个月变成了六个月,母女俩还未在顾家站稳脚跟,对我也有所顾忌。
顾柔为了跟我示好,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姐姐姐姐的叫我。
那一阵子恰好是暑假,天气炎热,顾柔天天缠着我,叫我去游泳池旁边玩,有一天我心一软,还真的跟她去了。
而意外,就发生在这一天。
期间苏艳雪出来给我们送饮料,我亲眼看到顾柔推了苏艳雪一把,将她大着肚子的妈妈推进了游泳池里。
水花四溅,我瞬间就懵了。
顾柔脚软的瘫坐在游泳池旁边,嚎啕大哭,佣人听着哭声赶过来,见状马上打了120,将苏艳雪紧急送医。
后来的结果是,苏艳雪虽然活着,但是肚子里的孩子没保住,而且大出血,影响了生育能力。
等顾南城从医院里回来,质问我们事发的经过,顾柔竟然一边哭,一边指着我说,“是姐姐,是姐姐把妈妈推下去的。”
这是我第一次见识到他们母女俩的手段。
顾南城当晚就把我狠打了一顿,要不是第二天,有个隔壁邻居来探访,将意外看到的实情说了出来,我恐怕在那个时候,就被陆南成赶出家门了。
自此之后,我跟苏艳雪、顾柔不断交手,苏艳雪为人阴险狡诈,有时候往往自己不动手,而是利用顾南城给我难堪。而顾柔,小心思虽然多的,但是聪明不足,有几次她想整我,却被我反整了回去。
所以对于现在的这场惊心设局,我怎么都觉得不是顾柔一个人可以做到的。
而且其中还有另外一个很大的疑问。
从事发当时顾柔的言行来看,她是明确的知道我怀孕了,所以第一目标一直是我肚子里的孩子。
但是……她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的!
我怀孕的事情,在林珊珊的帮忙下,可以说是藏得滴水不漏,主治医生全部下了封口令。
顾柔又是通过什么方法知道的。
越是如此深思,我越是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除了顾柔之外,背后仿佛还蕴藏着一个更大的阴谋。
想着,想着,大脑一阵抽痛,我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三天后,等我差不多可以自己下床了,我才打了电话给林珊珊。
林珊珊赶过来之后将我臭骂了一顿,“顾晚,你自己说说看,这么生死攸关的事情,你竟然连通知都不通知我一声,你是不是不要我这个朋友了。”
“我怎么敢啊,没告诉你是怕你担心。现在我康复的差不多了,不是马上告诉你了。”我讨饶着。
“哼,要不是看在你怀着孩子的份上,我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原谅你的。



显示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