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阅读 > 那年花开月正圆孟娴君晏惊弦app在线阅读
那年花开月正圆孟娴君晏惊弦app在线阅读

那年花开月正圆孟娴君晏惊弦app在线阅读

大小:5.2MB

0 人下载

立即下载

导读 他们之间的故事非常的虐心。久友下载站小编为大家带来了那年花开月正圆全章节,那年花开月正圆最新章节阅读,喜欢的朋友快来那年花开月正圆app里下载阅读吧。

那年花开月正圆是一本最近百度贴吧非常火热的古代言情小说。当年飒爽而笑的少年,少年鲜衣怒马,一身劲装,骑在马背上,对着她眉眼飞扬的伸出手,当年娇俏可人的少女,少女笑着抬起手臂,想要抓住那少年伸到她面前的指尖。。。。。 那年花开月正圆 孟娴君晏惊弦小说在线阅读。他们之间的故事非常的虐心。久友下载站小编为大家带来了那年花开月正圆全章节,那年花开月正圆最新章节阅读,喜欢的朋友快来那年花开月正圆app里下载阅读吧。

小说简介:

那年花开月正圆是云中雾写的一本拥有大量读者喜爱的古代虐恋小说。看着晏惊弦发泄一样扯开她的衣服,狠狠的将她占有。她双手紧扣着他的脊背,在上面留下深深的抓痕,完全不顾自己已经骨缝断裂的十指。扬起白皙的脖颈,她美的好似折断了羽翼的天鹅,那美景,好似雪花一样,片刻就会化为灰烬。身体随着他的动作起伏着,孟娴君将唇齿咬的全是血,口中溢出的血和唇上的血分辨不清。晏惊弦疯了一样撕裂她的身体,双手压在她的脖子上:“孟娴君,朕和天穹帝比起来,究竟谁更厉害?”孟娴君心口是被牵扯的痛,她双眼迷蒙,双手直接环上他的脖颈:“我觉得还是他厉害一些……”

章节欣赏:

晏惊弦没说话,可是身上的气息却明显柔和了许多。

“我一个女子,照顾你真的不易,可是现在想想,那时候是我最幸福的时候……”

她语气温柔之中透着追忆,更让男人心软不已。

孟娴君眼圈发红,嘴角的苦更加难以忍受。

因为温秋兰所说的,她也全都做过。

可是后来她不能留他在京城,不得已才安排人将晏惊弦送了出去,随行的就有她身边的丫鬟温秋兰,还有另外一个叫安成的老实侍从。

然而三年没见,回来的却只有温秋兰一人。

这份宁静让人不忍心打破,可孟娴君还是出了声:“晏惊弦,你别忘了自己说过什么。”

晏惊弦手中的动作一顿,他轻轻站起身,回头扫了孟娴君一眼:“你没有看到秋兰毒发吗?”

孟娴君冷笑:“那又如何,我已经答应了你她这十天不会有事,你也答应了要陪我,你又不是大夫,难不成你留在这里,她就能好起来吗?”

温秋兰声音轻颤:“姐姐你别生气,秋兰差点儿醒不来了,心里害怕的紧,这才让人唤了皇上过来陪陪我,若是这毒解不了,怕是秋兰以后再也见不到皇上了。”

她小声啜泣,肩膀颤抖不已,整个人就像是风中凋零的花瓣。

孟娴君气的脸色白了白,却抑制着所有的怒火看着晏惊弦:“皇上金口玉言,若是你失信……”

“朕答应你的事自会做到。”

他将已经空了的药碗放在一旁,轻轻揉了揉温秋兰的头:“乖乖留在这里,朕要离开几日,你好好休养身体,什么都不要想,要为胎儿着想。”

温秋兰死死的抓着晏惊弦的袖子:“皇上,秋兰不要离开皇上!”

她看到晏惊弦要走,情绪剧烈起伏,捂着嘴再次吐出一点血来,那血色染红了地面,让晏惊弦脸上多了慌乱的情绪。

他一把将温秋兰抱住:“快来人,传御医!”

惊怒一样的大喊,展现着那人的焦急。

孟娴君压下涌上来的一口血,轻轻的靠在门口的位置,眼睁睁的瞧着温秋兰演戏。

一只手捂着胸口,孟娴君知道此时不管她说什么,怕是晏惊弦都不会来陪她了。

身上还带着脏污的味道,孟娴君看也不看那些和她擦肩而过的御医们,跌跌撞撞的向着外面跑去。

昏头转向,她完全分不清东西。

直到自己再也挺不住了,才猛然栽倒在地。

她想要动动手指,却连指尖都没了力气,眼前出现片片重影,忽然间,一双白色长靴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

鼻尖萦绕着一片药香,孟娴君娴熟的睁开眼睛。

昏迷了太多次,她眼前也不迷茫了,甚至对于自己身处在哪儿,完全不敢兴趣。

眼前出现一张略微放大的脸,青年眼神清澈,疑惑的看着她:“你为何会昏倒在御花园?”

孟娴君没出声,甚至对宫中的任何人都没兴趣,她直接下了床,恍惚着向外走出。

手臂被人抓住,那人眼中满是担心:“你身体很糟糕,而且心脏有些问题,若是不干及时治疗的话,怕是要……”

“会死对吗?”

孟娴君嘴角溢出一抹冷笑,神色间略微凝了凝,她轻轻颔首,眉眼之中闪过一抹落寞:“你是新来的吗,怪不得喜欢多管闲事,这皇宫之中内幕很多,以后不要什么人都随便捡回来!”

她声音很轻,带着一点儿警告。

毕竟如今太医院的那些太医,怕是全被温秋兰收买了。

她是刚刚登位受尽宠爱的皇后,那些人专心为她做事也很正常。

青年看着她,眼底流淌过一丝心疼。

可孟娴君看了他一眼,还是不留情面的甩开他的手,大步向外走去。

她的时间不多了,晏惊弦在哪儿,她想看看他!

青年高声喊道:“我叫司决,你叫什么?”

孟娴君远远的听到了这句话,可却没有回答。

因为她马上就要死了,至于她叫什么,根本没有去提的必要。

温秋兰明显已经脱离了危险,孟娴君重新来到紫旭宫的时候,精神也已经好了许多,那青年医术不错,连她手指上的疼痛都得到了舒缓。

晏惊弦正在房间里陪着温秋兰,一夜没睡,他眼底的血丝更重,脸上都多了一些浅浅的胡茬,温秋兰此时已经睡了,晏惊弦转头看到门口的孟娴君,皱着眉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根本没有去问昨晚孟娴君去了哪儿,因为懒得问。

“秋兰已经睡了,你还想干什么?”

孟娴君眼神流连在那张眉眼上,纵然他对她千百般的不好,可笑的是,她的脑海之中却回忆起的,全是对方的好。

“我当然是要皇上来履行诺言,我可不想看着属于我的十天时间,都让你陪了别的人。”

晏惊弦好似十分厌恶孟娴君这般无理取闹:“你害得秋兰不够惨吗,当初是你将她赶走,她根本没有做错任何事,你何苦为难一个孤女?”

孟娴君睁大双眼,尽量不让眼底的泪珠溢出来。

“我害她?我何时害过她,她六岁卖身葬父,差点儿被一个喜欢娈童的乡绅买走,是我救了她,将她带在身边,教她读书,教她习字,是我将她当成亲妹妹一样看待,我有什么就给她什么,可你居然对我说,我害她!”

她忍不住笑出声,笑着笑着眼圈止不住发红。

看到她的表情,晏惊弦隐约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他一时间无言,却抓住她的手臂,硬是将她拽离温秋兰休息的房间。

这样体贴至极的动作,让孟娴君心里疼的无法呼吸。

晏惊弦抓着她站在院子门口,眼神锐利:“你提这些,是想告诉我你心地善良吗,那朕且问你,你后来为何要她嫁给将军之子,就因为他身有残疾,娶不上女人,你就利用秋兰欠你的逼她嫁人为你招揽人心?”

孟娴君简直不敢置信。

她感觉心里被气的像是沸腾的水,血液都要逆流了一般。

低笑出声,孟娴君眼底笑的放肆:“我逼她?明明是她自己跑来和我说喜欢我表哥,我表哥就算身有残疾,可也是将军之子,哪里配不上她了,为何到你嘴里就变的如此不堪!”

晏惊弦延伸一冷,微微闭上眸子:“孟娴君,朕不想和你吵,若是你听话一些,现在就将玉玺给我,我会让你安心在冷宫之中度过晚年。”


显示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