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阅读 > 不薄迟笙不薄你飞云冉冉小说全集
不薄迟笙不薄你飞云冉冉小说全集

不薄迟笙不薄你飞云冉冉小说全集

大小:5.2MB

0 人下载

立即下载

导读 想要阅读不薄迟笙不薄你全文的朋友久友下载站分享了APP内不薄迟笙不薄你小说全章节目录不薄迟笙不薄你在线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迟笙薄颍川飞小说叫什么名字?不薄迟笙不薄你。薄颍川,你永远不会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你!假如你还在为了寻找一款好看的小说而在网上苦苦寻找的话,不妨来久友下载站看看吧~小编为你推荐 不薄迟笙不薄你 。想要阅读不薄迟笙不薄你全文的朋友久友下载站分享了APP内不薄迟笙不薄你小说全章节目录不薄迟笙不薄你在线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小说简介:

不薄迟笙不薄你是飞云冉冉写的一本虐心虐身小说。我记得大四那晚我不顾他在雪夜里站了八个小时,狠心将他抛弃。我还记得当时我对他说得话。“薄颍川,我没有勇气与你从贫贱共同走到我的青春消散,到我人老珠黄,就算你终有飞黄腾达那一日,我能获得什么?这还是好的设想,你的家境你我都清楚,你说过你爱我,你怎么舍得让我过这样苦的日子,我怎么敢赌?”他说:“迟笙,你别后悔。”他血红的双眼和被羞辱过后惊痛的目光成为了我这五年来抹不掉的痛。。。。

章节欣赏:

“听江丽说,你成了豪门少奶奶,终于如愿以偿了?只是不知道你出来卖了几次?”

喉头一阵腥甜,我愤怒的扯开了他在我身上胡作非为的手。

江丽是我大学的舍友,我结婚的消息只有宿舍几个舍友知道,他们答应给我保密的。

“薄颍川,我过什么样的生活与你无关,这是我的选择,是好是坏我自己负责!”

他好整以暇地收手,好似刚刚的衣冠禽兽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这才看清楚他穿着笔挺的西装,整个人容光焕发,和当年那穷困的样子,已经是判若两人。

原来,他就是秦丹峰要我讨好的人。

我苦涩一笑,笑地眼泪模糊了双眼。

“既然如此,那你走吧。秦氏也不会是念生企业的客户,这个消息我想你一定很满意。”

他坐在了沙发上,右手扯了下宝蓝色的领带,整个人仿佛一个王者,一点都不在意蝼蚁的生死。

我呼吸一紧,没完成任务,回到秦家会是怎样的光景,我不敢想。

“你,到底要怎样?”

他拿起一杯酒,对我道:“想要拿到合作,就看你怎么做?”

他面无表情,盯着我的时候,让人如坠冰窖。

我以为,就算再次见面,他会不理我,甚至会忘了我。

可是,他却要这么折磨我。

薄颍川,如果这样能让你开心点,那么不妨就让你尽兴。

我走到了他的面前,端起酒杯,伸展纤细而白皙的双腿,就这样跨坐在了他的身上。

他陡然眯起了眼,性感的喉咙上下耸动了下。

我昂起头来,将那杯烈酒一饮而尽,我清楚暧昧的灯光和酒能让人沉醉,女人的香气和绵软的身体能让人放松。

我抱住了他的脖子,低下头来,吻住了他的唇,将那被焐热的酒渡入他的口中。

烈焰一般,这是在学校里头的我从来没有的姿态。

我动情地缠住他的舌,双手推开他的西装,细软的发丝丝丝缕缕缠在了他的耳边,厮磨着他最为敏感的神经。

我以为我可以轻易地挑逗他,就像是当初在校园一样。

他青涩而激烈,片刻就能浑身燥热。

然而此刻,他却伸手将我推开。

“穿上你的衣服,滚。”

这,就是他回来后,给我的报复……

冰冷的话语如同当头冷水泼了下来,我低下头,才惊觉这房间空调没开,而我一直这样近乎赤身裸体得在他面前仿佛一个廉价的妓女,这一刻无边的冷朝我卷来。

我无声地从他的身上下来,走到了那不经意被泼上了酒水的白裙,穿了上去。

我拉着门把,顿了下。

“薄颍川,如无必要,这一辈子,不要再见了。”

一阵天旋地转,我被压在了沙发上,他疯了似的,大手肆无忌惮地探入我的裙摆,一把将我冰冷的裙子撕裂。

“好,既然你是出来卖的,为什么不能卖给我!”他冷冷的低吼几乎逼得我崩溃。

我连连躲闪,抬手狠狠拍打他。

啪地一声,那滚烫的暧昧终于被这一巴掌打地支离破碎。

我怔怔地盯着他红肿的俊脸,泪流满面地道:“薄颍川,以前是我对不起你,你放过我,求你。”

我绝望极了,薄颍川,你恨我,可我已经还不了你了。

他深深地凝视着我,那漆黑的眼睛变得森冷,薄唇浮动出了一抹极为不屑的冷笑。

“滚出去,我还看不上你这种货色。”

我呜咽着抱着衣服跑了出去,心里却在滴血。

薄颍川,自此之后两两相忘吧。

我狼狈地回家,浑身无力地刚要开门,却听到了里头暧昧至极的声音。

两个男人压抑的喘息声已不再陌生。

我浑身一僵。

我记得,大三那年我到了秦氏集团实习,就听说向来温文儒雅的总裁秦丹峰是全公司的男神。

大家都在猜测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的时候,我却在大晚上回来拿文件,一不小心撞见了两个男人令人瞠目结舌的禁忌运动。

我以为我会被辞退。

他却说,既然被你撞见了,你嫁给我,帮我打掩护怎么样?

无名无实的婚姻维持了五年,我尽心尽力打掩护,忍受我婆婆冷嘲热讽,忍受她上等人恨不得捂鼻厌恶我的模样。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不是说过我们秦家的规矩是晚上六点必须到家吗?出去,到门外站着。”

在看到婆婆的那一刹那,我就敲了下门,用我们彼此熟悉的暗号,尽力拖延时间,希望一会儿我婆婆见到的不是两个衣衫不整的男人。

然而,我婆婆并没有给我好脸色,而是拽着我的手,将我拖了出去。

然后砰地一声,铁门关上。

我站在了门外,听着我婆婆尖锐的话语。

“给我好好站着,也别想找丹峰给你说好话。要是明天一早你不在这,就给我从秦家滚出去。”

好冷。

冬天的风犹如冷刀,毫不留情地恨不得刺入骨髓。

我拍打着门,但没人理我。

就算是下人王嫂也只是为难地看了我一眼,劝道:“少奶奶,你就别喊了。夫人是从来不会心软的。”

我趴在了门上,眼眶生疼。

我以为在这冷风中熬一夜,便是极限,却没想到老天爷也不帮我。

淅沥沥的雨声响起,滴滴答答地湿了我的衣服,我颤抖地躲在了铁门那牌匾下。

这牌匾不大,风一大,雨水几乎将我淋透。

我颤抖地拿出手机,给秦丹峰打了一个电话。

“丹峰,我没有钱,车子也在里头,你……能不能帮帮我。”

我白着唇,说话的时候声音都跟着发颤。

我看到了房间的窗帘动了下,扯开了一道微黄的灯光来。

我正欣喜,电话那头却传来了秦丹峰淡淡的话语。

“对不起,我离开的话,我妈很快就会冲到房间里来,你知道的,她喜欢在我们都不在的时候搜房。”

到时候准能撞破他畸恋的儿子。

我一噎,听着那头已经挂掉的嘟嘟声。

闪电猛地将大地照亮,打下来的时候我仿佛能看到这世界背后的空洞和荒凉。

紧接着雷声响起,我下意识地松开紧紧拍着铁门的手。

我想给爸打个电话,我想问他妈怎么样了。

这几天有没有睁开眼。

眼睛有没有动,爸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有没有好好听话,不去赌了……

我蹲了下来,却在这样的雷雨天气,一个电话,我都无法打出去。

我不知道,在离我不远处的地方有一辆车。

车上没有开灯,只一点红星忽明忽灭,烟雾微呛。

车上的男人掐灭了烟,猛地加速开过。

轰隆的声音横穿而过,我缩着身体,却没想到这辆车轧过路面,水坑激起了高高的潮,一下将我淋了个透顶。

我愣在那,回过头去看那辆车,想要破口大骂。

可当我看到了车上的男人时,双手止不住地颤抖。

薄颍川,你还可以再记仇点吗?

车子远远离去,终于消失在雨幕之中。

我终于绷不住哭了出来。

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我这样狼狈地被他看到。

他一定在耻笑我,抛弃他却过上了这种生活。

他一定很痛快,报复的快感他是不是体会到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五年来头一次这样哭地汹涌,好不容易等到天亮,浑身冰凉,头疼欲裂。

秦家大门开了。

我晃悠悠地站起来,看着消了气却满眼蔑视的婆婆。

“丹峰说你们今天还有应酬,我也要出门,你自己收拾一下,跟丹峰出去。”

我低着头,强撑着应了一声是。

等到我婆婆上了车,我才僵硬着身体,颤抖着走进了别墅,然后打开客房。

热水哗哗地当头淋下。

我头重脚轻地洗了一个热水澡,将自己打扮好了,换上礼服,就面无表情地来到了客厅。

秦丹峰来到我的面前,皱着眉头看我。

“脸色这么难看?”

我无力一笑,道:“咱们可以走了吗?”

秦丹峰欲言又止地看向我。

“我支付给你不小的医药费,你妈现在还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你答应过我会尽心尽力帮我,否则你知道的,想要做我秦丹峰妻子的女人不在少数。”

我微微一僵,低下了头。

“是,我会好好地做好公关,多给秦氏拉合作。”


显示全部